三升体育

          <dfn id='Timhmy'><optgroup id='Timhmy'></optgroup></dfn><tfoot id='Timhmy'><bdo id='Timhmy'><div id='Timhmy'></div><i id='Timhmy'><dt id='Timhmy'></dt></i></bdo></tfoot>

          <ul id='Timhmy'></ul>

          • 印尼提前禁止镍矿出口 预计2020年中国镍生铁缺口或达10万金属吨
            发布时间:2019-09-02 14:50:00

            印尼提前禁止镍矿出口 预计2020年中国镍生铁缺口或达10万金属吨


            SMM获悉,印尼政府最终决定加快对镍矿山出口的禁令。能源和矿产资源部(ESDM)表示,从2019年12月底开始,镍矿石含量低于1.7%不再允许出口。SMM向诸多镍矿贸易商及印尼镍矿企业核实,确定在2019年12月31日印尼将停止出口镍矿,且未用完的配额也不能再出口。


            首先做一下解释,不少人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镍矿石含量低于1.7%不再允许出口,那么高于1.7%的可以出口吗?答案是否定的,2017年印尼宣布有条件允许镍矿出口——仅允许镍含量低于1.7%的镍矿出口,也就是此次镍矿石含量低于1.7%不再允许出口之后,印尼一吨镍矿也出不来。


            接着来看一下市场关心的几个问题:


            印尼镍矿出口政策究竟是什么?


            中国的红土镍矿全部依赖于进口,主要来源国为菲律宾和印尼,这两个国家的供应量占到了90%以上,少量来自危地马拉和新喀里多尼亚。


            2012-2013年,印尼是中国最大的红土镍矿供应国,中国自印尼进口的红土镍矿数量占到了中国红土镍矿总供应量的50%以上,但2014年1月印尼禁止原矿出口后,菲律宾垄断了中国的红土镍矿供应。


            2014年仅上半年有少量2013年底装出的镍矿到港,此后中国自印尼的镍矿进口量几乎下降为了0(每年约有10万湿吨低镍高铁矿的进口)。


            2017年1月12日,印尼突然宣布有条件允许镍矿出口,中国自印尼进口的镍矿数量逐渐恢复。有条件的允许镍矿出口,一方面如前文所述,是指仅允许镍含量低于1.7%的镍矿出口;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镍矿企业都能够出口镍矿,在印尼建设镍冶炼厂同时拥有镍矿山资源的企业才能够申请到镍矿出口配额,且每年的镍矿配额数量与该企业所建设的镍冶炼项目所对应的产能需匹配。比如一家企业用于申请配额的镍冶炼项目一年耗矿量为100万湿吨,那么该企业能够拿到的配额也为100万湿吨,配额有效期为一年,一年之后该企业可申请续相同数目的配额(当然冶炼产能增加的话,能够申请的配额数也会增加),而一年内没有出完的配额数量作废。


            印尼镍矿供应有多少?


            2012年-2019年E中国红土镍矿进口量


            如上图所示,随着镍矿出口配额批准的增多,2017年-2019年中国进口自印尼的镍矿数量逐年递增。2018年全年中国自印尼进口红土镍矿1966万湿吨,其中1892万湿吨为中品味镍矿(镍含量1.65%左右),74万湿吨为低品位镍矿。


            2019年1-8月,中国自印尼进口的红土镍矿数量为1716万湿吨。截止8月底,未到期的配额数量为3861万湿吨,但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经用完,据SMM估算,剩余可用的配额约1500万湿吨。以剩余的配额全部能够出完估算,2019年全年中国自印尼的红土镍矿进口数量为3265万湿吨。以目前各矿山的出货能力估算,8-12月每月出货量约在275万湿吨,全年的中国自印尼的红土镍矿进口量约2887万湿吨。


            2019年1月-12月中国自印尼镍矿进口数量


            印尼禁矿之后,能否有其他的镍矿来源国补给?


            既然2014年印尼曾经禁矿过,那么先来回顾一下,2014年的情景。


            2012年-2018年镍矿供需平衡


            2012年-2019年LME收盘价走势图


            2014年印尼正式禁矿之后,国内的红土镍矿供应格局迅速由供应过剩转为短缺,LME镍价曾在上半年经历了较长时间的拉涨。但下半年行情急转而下,因年初市场预期印尼实施原矿出口禁令后,中国镍生铁将面临原料短缺的困境,但实际上可以看到,在印尼禁矿之前,中国工厂和贸易商大量囤货,加上2014年菲律宾供应的迅速崛起,镍矿供应实际上较为充裕,中国镍生铁产量并未大幅下降。


            那么2019年禁矿之后,菲律宾镍矿的供应是否依然能够弥补,中国的镍生铁产量是否会下降呢?SMM认为前景不太乐观。


            一方面,菲律宾由于近些年的大量出口,其镍矿的储量和品位均在下降。其中TAWI–TAWI地区更是已经面临着资源枯竭的压力,目前暂未正式关停,但SMM获悉,该地区的三个矿山将在今年的10-11月份左右完全关闭。此外,其余地区矿山也面临镍矿品位低的问题。据SMM数据,2019年1-6月份中国进口菲律宾红土镍矿1550万湿吨,同比增长6%。其中,菲律宾低镍矿进口量同比大幅增加,增幅达49%,绝对增量为194万湿吨;而中高镍矿进口量同比下降101万湿吨,降幅为10%。中高品位镍矿进口量下降的主要原因便是菲律宾的中高品位镍矿资源枯竭。


            另一方面,中国镍生铁产量面临前所未有的高位,即需求也面临前所未有的高位。也就是说,即便菲律宾卯足了劲出够了当年的最大出口量,可能也达不到国内的需求量。


            2012年-2019年中国NPI产量


            那么有其他国家能够补给吗?SMM了解,能够期待有增量的或许在新喀里多尼亚。2019年4月法国矿业公司Eramet在新喀里多尼亚的SLN镍项目获得了400万湿吨的镍矿出口配额。2019年可实现150万湿吨,2020年年中开始可达到400万湿吨。不考虑该矿山出口到日本韩国的量,中国2020年或能够有250万湿吨的镍矿供应增量。


            以最乐观的姿态估计,中国2020年的镍矿供应够不够?


            SMM以最乐观的预期,按以下值估算:

            1.中国自菲律宾镍矿进口量5056万湿吨(2014年菲律宾达到的最大出口量),平均品位1.35%;

            2.中国自印尼镍矿进口量138万湿吨(一些在2018年底发出的船在2019年到港),平均品味1.7%;

            3.进口自新喀里多尼亚的400万湿吨和危地马拉的50万湿吨,平均品位1.8%;4.平均收得率为95%,含水量67%。得到了2020年中国镍矿进口量的估算值为:(5056*1.35%+138*1.7%+450*1.8%)*95%*(1-33%)=50万金属吨,显然不考虑库存量的,目前的镍矿供应完全不够。


            中国的镍生铁会不会短缺?


            如上所述,印尼禁矿之后,2020年中国红土镍矿供应即面临较大的危机,中国镍生铁工厂面临减产风险。但是,众所周知,印尼近年来的镍生铁项目接连投产,中国的镍矿难有补充,但是镍生铁确有补充!那么印尼的镍生铁增量能够弥补中国镍生铁产量的下降吗?


            首先来看下中国和印尼的镍生铁产量有多少。2020年中国NPI产量预计为50万金属吨(极乐观的预期),印尼NPI产量为53万金属吨。


            2012年-2020年E中国和印尼NPI产量


            2019年中国300系不锈钢产量预计为1367万吨,200系产量预计为1041万吨,以300系平均含镍量8.5%以及200系平均含镍量1.2%估算,2019年国内不锈钢的镍需求量约129万吨,2020年粗略给出7%的增速,即2020年国内不锈钢的镍需求量约138万吨。其中,按65%的镍原料由镍生铁提供,及国内的镍生铁需求量为90万金属吨。另外,2020年印尼300不锈钢产量为330万吨(考虑印尼德龙在2019年年底投产),以300镍含量8%以及90%的镍原料由镍生铁提供,则2020年印尼不锈钢的镍需求量为24万金属吨。中国和印尼不锈钢总的镍生铁需求量为113万金属吨。


            2020年中国和印尼不锈钢对镍生铁的需求量估算


            由此见得,印尼禁矿之后,国内镍生铁供应同样面临着短缺的困境,缺口量约为10万金属吨。

            稿件来源: 上海有色网
            相关阅读:
            发布
            验证码: